March 04, 2012

因为日本人杀了人,所以李凤仪必须死

三月里就是要这样淅淅沥沥的下雨,下满这十天,或者半个月,这才叫三月,才配得上叫江南。

不喜欢雨天的人多,它让人们却步于雨帘之外,不能在世界里寻找新鲜的刺激,卧室中潮湿温润的空气似乎能让人窒息于踱步焦躁之中,可是,人应当寻找独处的空间,在空间出觅出一个精神的家园,从而能在乏味中甘之若贻。

因果。

佛家说因果,信因果,其所谓报应,其所谓轮回。

一个人上辈子做的孽要在这辈子还,上辈子施的德将在这辈子得到补偿,天堂是不需要的,地狱不过是轮回这漫漫长途中的一个小小驿站。

但是我一向不信因果报应,我相信事在人为。人如果能看见因果,他必定是痛苦的,还有什么比一清二楚的知晓自己的命运更痛苦的事呢?人......

March 01, 2012

时光里的盐

整整一年时间,虽然来这个博客的次数真的屈指可数,但是我确实还没有忘记这里。

这一年时间是我人生最漫长的一年,它使我这一整年来没有时光倏忽而过的感受,而是作为旁观者看着它缓缓流去,仿佛在认真地观察着一个将死之人要流尽最后一滴血。

而幸好的是,我还有时光里的盐,如果没有这滋味的结晶,我将带着乏味和无知消磨掉整个人生。

昨天,翻书突然翻到那首让我找了很久的诗:

我的朋友,

分别的时刻已经临近

再见了

我能对你说些什么呢

说春天的寒冷

说你像腊梅一样凋零

不,还是说欢乐吧

说明天的欢乐

说纯净蓝色的天空

说野外金黄的花朵

说孩子透明的眼睛

总之,我们要向男子汉一样分手

......

December 01, 2010

关于译事

只有在中国,或者说的再大一点---东亚文化圈,翻译才会成为那么重要的工作,而从事翻译的人竟能成一家,所谓翻译家。

能凭己手在大师的文字上有生杀予夺的权力,这是任谁都会手痒的事情,所以翻译行业参差不齐,好的译文能锦上添花,差的译文简直可以说是犯罪,当然有时也不能太怪别人,譬如说维特根斯坦的书,看懂都难,何况翻译呢?

总之译介是一件太重要的事,胡适总结文化重建的步骤,一是整理旧有文化,二是译介西方现代文化,三是建设新文化,这三者绝不是按部就班的,在很大程度上它们交叉同时进行,旧有文化其实就是故纸堆,本就放在那里,而此时最重要的是将外面的东西搬进来,此步骤是建设新文化的最关键的部分,如无此步骤,......

November 14, 2010

被围困的城邑

在无征兆的夜晚,黑色的大风从大地深处吹起,星星被吹散,路上的灵魂和他们的影子都被吹斜吹歪,不肯安睡的人最寂寞,甚至今夜,没有游魂陪伴。

十天前是阿川的一周年祭日。

有时候我想一些祥林嫂想的问题,这个世上到底有没有魂灵?如果这个世上真有魂灵,有孤魂野鬼,那么也就有所谓枉死城,“枉死城中怨恨多”,与世无争的只是躲在家里的阿川又有什么怨恨?一个柔弱的人即使化成厉鬼也是柔弱的。

一年前,我曾疑惑阿川的心中到底有没有爱情,并愚蠢的问,那夜的那个世界的某个角落里是否有一个女人正在暗自啜泣。

后来我为阿川守了最后一夜的灵,得知确有一位女生曾独身前来,在灵前痛哭,哭完便离开了。

一年前我就跟自己赌咒......

November 04, 2010

橘子

根叔结婚的日子是在十月六号,我给根叔做了伴郎。照乡俗,伴郎在六号那天要走到村子外头去把婚车接进来,于是我便和另一个伴郎以及根叔的妹妹从牧童岙沿着公路走了半个小时去迎接婚车。

那天天气很好,阳光明媚,和风照面,如果不看枯衰的野草,直以为这是早春的某一天,然而当然不是,提醒人的不只是野草还有路边已经红了的桔子林。

象山多橘子,并一统称为黄岩橘,从小吃到大,并不觉得有些特别,后来本地培育出了个象山红的品种,皮薄肉厚,又小巧玲珑,那时可谓赚足了眼球,黄岩橘也受到了一些冲击,再加上农民不务农了,黄岩橘就结在树上,烂在地里,本地人看见了也不觉得有什么可惜的,与其烂在地里,倒不如让路人在口渴时随手摘几个......

October 09, 2010

从零八宪章到诺贝尔和平奖

雪灾、地震、奥运会……零八年发生了很多事,《零八宪章》是其中一件。

这是将铭刻在历史进程中的一件大事,它目前还鲜为人知,抑或被人遗忘,但因为今日,因为刘晓波,希望之火又重新点燃。

自由的旗帜,将从包围半个中国的大海上像旭日一样升起,将从翠绿的连绵不绝的高山丘陵中升起,将从热血沸腾的嘉峪关和激情昂扬的南疆边塞升起,从麻木冷漠的中国人的心中升起,从阴湿黑暗的监狱里面升起。

自由的旗帜终于将在这个国度升起了,自由的歌声要响起来了,让我们洗耳恭听,新的公元即将计时,公元前黑暗的黎明终于要过去了,脱去沉重的奴隶之衣吧,让自由的光辉照彻我们不曾审视的灵魂。

一个没有圣徒的民族是世界上可怜的生物之群......

September 18, 2010

从穆赫兰大道到盗梦空间

还没看到影评会把这两部电影放在一起的,我就来说说吧。

《穆赫兰大道》是大卫林奇在01年导演的片子,是我第一次看以梦为题材的电影(认真搜索了一次,确实是第一次),但是和诺兰不同的是,林奇只是把梦当作一个用来表达内容的工具:年轻的丹尼,是一个拥有好莱坞梦的漂亮女孩儿,但是现实残酷,丹尼不仅没能实现理想,却在挫折中死去,在死之前,丹尼做了一个梦,梦中,她成为了她渴望成为的那种人,优雅美丽热情同时受欢迎--这可以想见现实中的丹尼,中国人说梦是相反的,不无道理,但梦里并不只是美好的东西,梦是现实生活里的记忆碎片、意念想法的编排、重组、碰撞,也正是这样,通过隐晦的叙述,作为读梦者的观众才了解一个完整的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