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洗衣机

上世纪七十年代,当正在轰轰烈烈拯救世界人民的中国人听到美国工人居然用上了洗衣机,不禁痛彻心扉,一边痛骂资本主义害人不浅,一边埋怨美国无产阶级自甘堕落,但不管怎样,本着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态度,拯救水深火热中的美国人民,不仅迫在眉睫,而且任重道远。

时隔三十年,中国人确实还在承担这个历史托付的重任呢,要拯救美国人民那就首先要和美国人民同甘共苦,于是乎中国人纷纷买起了洗衣机,不仅有洗衣机,还有洗碗机,汽车,电脑,手机……在这个过程中,中国人民痛苦异常,他们失去太多的传统,原本他们从a地到b地要赶三个月路,现在坐飞机居然只要两个小时,“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已成绝响,原本中国人常常在客乡以诗文寄思想之感,常常一封家书就要等上几个月才有个来回,而现在只要一个电话就全部搞定,中国人再没有“洛阳城里又东风”“家书抵万金”的愉悦感了……可以说中国人为了拯救美国人民实在是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但是孔夫子说“君子不可不弘毅啊”,让资本主义的腐朽生活来的更猛烈些吧!

说回洗衣机,我的大学寝室确实有那么一台呢。

话说当年,秀姐(我们大一大二时的辅导员)辞职的时候,开始变卖家产,各种家电以跳楼价甩卖,知道的这是秀姐的风格,不知道的还以为秀姐真是到了山穷水尽需要变卖家什来凑盘缠了呢。

就这样,我们以200大洋买下了秀姐的全自动洗衣机,又以200大洋买下秀姐的小冰箱,不过几个月后,秀姐实在后悔当初太冲动,又将冰箱赎了回去,所以我们就只剩下了那台洗衣机。

除了洗衣机和冰箱,还有电吹风20元,电饭煲50元,微波炉100元……人说四川人不会做生意,果不其然啊。

不过秀姐就是这么一个人,后来她跟我们讲了一个当年她卖电脑的故事,在她大学毕业的时候,她以500元的价格将整机转给了一个同学,一年以后她的同学以800元卖给了另一个[cialis professional price](http://cilaisprofessionale.com/ "cialis professional price")人,说到这里,似乎已经不是什么会不会做生意,而是愿不愿意做了,其实你会做生意也不是什么值得吹嘘的本领。

于是秀姐卖电器成了一段佳话,也是秀姐出走的整个事件中唯一值得高兴地事儿。

又想一想,假如秀姐不走,那么我们将没有洗衣机,我们必须亲自洗,或者将一堆臭臭的衣服送到洗衣房然后洗成有另一种臭臭的衣服,对于已经习惯奴役洗衣机的我们,这简直是一场噩梦,又假如秀姐走了,我们确实得到了洗衣机,但是她的走却给我们带来了一个糟糕的无以复加的辅导员,这是一个噩梦(注意:我这里没说一场噩梦,因为她本身就是一个噩梦的存在,所幸我将永远不见她了,阿门)

秀姐走还是不走

如果说因为一台洗衣机就可以让一个我喜欢的辅导员走,未免太不近人情,简直让人齿冷,但我还不敢说,我不想要一台洗衣机,我还不至于那么虚伪

但诸如我这样的旁人再有怎样的意愿都无所谓,客观上所有的选择都是秀姐做出的--这让我想到另一个有关选择的故事

有一个青年学生曾求教萨特——在侍奉母亲与参军反抗法西斯之间如何选择,假如参加反抗法西斯,那么其本身就是目的,而侍奉母亲则成了手段,反之,假如他侍奉母亲,那么就将别人反抗法西斯当做了达成自己侍奉母亲这个目的的手段。萨特说了一句很废的废话,但又充分展现了他的哲学:你是自由的,你自己选择吧

这个故事与秀姐无关,我只是随便说一说

再说回洗衣机,现在这台洗衣机已经被室友运回家了,还有半个月,我将亲手洗衣服了,我无比想念我们的洗衣机---资本主义真是害人不浅呐!

-----------------------分割线-------------------------------

自从有了洗衣机之后,我常常向女生献殷勤:我们寝室有洗衣机,拿来,我帮你洗

女生们以鄙夷的眼光打量我:是不是袜子内裤衣服一块洗的呀你

我奇怪道:你怎么知道?我们都这样

女生说道:我嫌脏

zp8497586rq

2009-06-16 07:28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