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后记事

我原以为,我会在第二天赶航班的前一夜好好睡上这个月来最好,起码也是最早的一觉,没想到等我们吃完我们自己包的一百多个饺子后,竟然凑了一桌麻将,直打到了凌晨三点,我几乎喊了所有能有闹钟功能的手机都在第二天喊我起床

第二天,嫂子一直问:你可得多久才能回来呢?之前小草也一直会这么说,不过方式不一样,他这样说:此去经年啊~我答曰:念去去,千里烟波,波上文胸翠啊

嫂子那么问,其实问我只占了一小部分,更多的是感叹

“我会回来的

当春满大地

白色的花朵开满花园

在机场安检的时候,工作人员发现我包里居然有火机,我找了半天居然没找到,最后一件一件的检查,才发现原来裤兜里有一个,滑稽的是通过安检后,登机口的抽烟室里烟雾缭绕,这里的人才真正的叫做薪火相传,有时候觉得男人之间确实很和谐,有时候只要一根烟就够了,而女人之间常常是互相抓狂的冒烟。但这里的火头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就像王三表说的,真不能想象,恐怖份子会用打火机来制造恐怖行为。涛哥说如果说一百个恐怖份子有一百个打火机的话……但是一个机场能让一百个恐怖份子进入飞机的话,那么恐怕发生恐怖袭击的本身不是因为打火机,你想想,有一百个身强力壮的恐怖份子进入机舱,他们还需要打火机干嘛

不过在出浦东机场的时候,门口就有一堆火机,说是免费拿,于是我就拿了一个,我想如果乘飞机足够多的话,我能不能拿到我原来被缴的那个火机呢?就像若干年前流传的笑话一样,假如每个人在被偷了自行车之后,都不停的偷自行车

2009-06-29 06:28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