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班

陌生是对安全感的剥夺,熟悉是对存在感的无视。
我在二中当了一名语文老师。八月末的时候,我习惯性的想收拾包袱回重庆念书,收拾好衣服,将裤子叠好,衣服要放在裤子的上边,书放在箱子的底端,好让箱子在竖起来的时候,衣服和裤子不会乱叠在一起,背上我的双肩包,还有一个单肩包–那是装了火车上的食物,挥一挥手,看东边的大海,一轮圆月升起。
今天上了诗歌课,列了北岛、海子、顾城,这是教材上所没有的,要

是被老教师发现,估计他们得皱眉头了吧。
我想我必须得为学生的成绩负责,也就是分数,其次是对他们的生命。
可是我们首先得善良,第二要诚实,第三让我们永不相忘。
如果不要管那份忧愁,我也可以把石头还给石头。
昨夜和涛哥聊天,他说要我回去陪他。可是人的离去就是梧桐落雨,但别忘了,昨夜照过我的明月,也照到了你。
我挥不起一次手,但当我作别重庆的森林,我已归向诞生星星的大海,偶尔回首,已泪湿阑干。

zp8497586rq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