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的雨

一、运动

大概在这个学校只有我一个人高兴今天下雨的。并不是独我一人喜欢这雨,而是今天原是学校开运动会的日子,教师盼着这两天不用上课,学生也是,但一样的名目是不一样心理动机,这一点你知我知

原先运动会是安排在期中考试后,也就是十一月份初的样子的,但今年特地改到了九月底,一是为了和很多学校保持一致,二则是担心十一月初的雨季,这二是我杜撰,而一是校长亲口说的

俗话说好事多磨,但这无所谓好坏的运动会很无辜的位列其中,记得我读高中的时候,几乎没有哪一年的运动会是逃的过老天的法眼的,真所谓天网恢恢,这时候面对苍穹,不得不由你产生一种敬畏感,好像确乎是冥冥之中自有主宰,或者举头三尺有神明,不然你很难解释这么凑巧的事儿。经过后来的了解,几乎全国学生都有此感受,就更让人感到有趣和震惊了,准确的说是令人震惊的有趣。虽然如此有趣,但苦的还是那些可怜的运动员,尤其是跑3000米的同志,经过十几二十分钟的啪嗒啪嗒之后,原先的穿着短裤的下身俨然是穿上了灰黑色的运动长裤,这条长裤如此贴身以至于和他的汗毛融为了一体,我想,这一定为难了叫出皇帝没穿衣服的小孩儿的

雨越下越大,偶尔从窗外冲进来几丝雨线,看见教室里旷男怨女们怨气冲天立刻化为乌有

二、

天气转凉,人穿上了长袖,不

2009-09-30 08:4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