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的雨(二)

一个月下来,天天都是不到六点半不到便醒,准确的说是六点二十三分,不错,几次醒来看的都是这点

今天有点例外,比平常稍稍早了十分钟,大概是昨晚七点到九点时看电影看的我实在是太困了,睡了一觉,九点多睡醒,起床把牙刷了又上床睡觉,也就是从九点睡到了六点十分,算起来也有九个小时,再加上前面睡的俩小时,整整十一个小时,而平日里只能睡到八个小时不到,这多睡的三个小时也就让我早起了十分钟,实在没什么意思

小明跟我说她在巴蜀每天备课要备到半夜三点,真想不通,一个初中哪能备那么久呀?心里暗自惭愧,口上仍然要强:你效率也太低了吧

最近我又问小明,你还备课备到半夜三点么?小明说,我累惨了,查完夜我就回来睡觉了。我看了看点,现在是九点,问,你现在睡么?小明说,现在让我睡也睡不着呀

小明是个有水汪汪眼睛的人,我一直想把她勾引过来,说:我的学校在海边,每周四我都和朋友去海边喝啤酒和吃海鲜,吃完饭在沙滩漫步,沙滩很大,足有十个足球场那么大,黑色的大海上空是闪亮的星星,星星下有灯,不动的是塔,漂浮的是船,大海是诞生星星的地方,那灯是正在诞生的星星,一条白线从不远处来,那是海浪

小明说,你在写诗迈?我看看外边打在窗子上的冷雨,心里想,是吧,也许是吧

四、迫害妄想症患者的片

今天我在街上乱走,走到离那里还有六十米的地方,我突然找了一棵树吐了起来,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吐,总之吐一般有两个原因,第一是有什么把我恶心到了,第二是我怀孕了,这个大概是可以排除的,原因也有二,第一我还没有和任何男人或

2009-10-09 01:2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