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川

其实世上压根就没有什么轻于鸿毛的死。

我曾醉心于形而上的死,像叶赛宁,像海子,有时候写东西写着写着就写到了死,这种情况而至于今天才发现,我所说所写乃至死之所想都是那样轻浮。未知生,焉知死啊,死生亦大事,年不更事又何轻言生死呢?

就如海子,有人说他来到世间只是为了绽放光彩,谢冕将他比喻作彗星,精辟的比喻,不然无法解释他十五岁考进北大,十九岁去政法大学教书,并且在之后五年里创作了上百首质量极高的诗歌,之后便履行仪式般的死去。但川子这辈子似乎什么也没留下,自从十五岁初中毕业之后,他大概再没读过一本书了,更别说写诗,他也没去过德令哈,没去过西藏,甚至我所想的川子应当去的四川他也未曾去过,可能他想也未曾想过吧。如果不是今年夏天开了一个小学同学会,我甚至连他的一张相片都有。可是谁知道……

川子这辈子什么都没留下,他没有交过女朋友—至少我没听说过,有的只是玩笑和调侃,但我还不敢轻易抹杀他心中爱情的可能。今夜,哪个女人在独自啜泣?

川子爱打篮球,爱看足球,爱玩传奇。我的第一场NBA就是在他家看的,他从那时就喜欢科比,想来也有十年多了。川子还常常提醒我们哪天有国足比赛。我对传奇实在是提不起兴趣,打打杀杀再加上恶劣的图面总让我感到疑惑,为什么盛大会靠这个发家呢?可是川子竟

2009-10-13 02:13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