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碚

[](http://www.douban.com/photos/photo/333040980/)

听小白说,西师的一教楼开始新建了,于是庆幸在我离开重庆之前,还拍了最后一张。这个塑像就是吴宓,吴宓对面还有一个塑像,是鲁迅,我没有把鲁迅一起拍进去,当我看到他们俩大眼瞪小眼的时候,感觉挺滑稽的,除了打笔仗,鲁迅和吴宓几时有过交往,何至于他们在西师的一教楼尤其是已成废墟的一教楼面前四目相对呢?又想到这一堆废墟,充满象征意义,不知当年要为中华传统道德殉难的吴宓看到身后的一堆废墟作何感想?有时,殉难的指向只是为了自我的成全,或者说对于自我成全的希望大于卫道,至于那“道"是否真能保卫住是不重要的.说回这废墟,人说修旧如旧(修废墟呢?),

2009-10-22 06:3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