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牛逼闪闪的开头

《百年孤独》

多年以后,奥雷连诺上校站在行刑队面前,准会想起父亲带他去参观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

当年让我看的唏嘘不已的《百年孤独》,如今就剩下这一句了,那繁杂的情节和饶人的名字,像那时发生的很多事和那时遇见的很多姑娘们的脸庞一样,模糊、模糊,甚至更模糊。也许有一天再捧起这本书,有苍色胡子的马尔克斯,你可不能说我两手空空,你可不能说我一无所有,我至少还记得这一句。

《变形记》

一天早上,格里高尔萨姆沙葱不安的睡梦中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变成了一只巨大的甲虫。

据说《百年孤独》的开头是受了卡夫卡的《变形记》的影响,如果有,大概也就开头这四个字吧,《百年孤独》的开头好在它与之后文章构成了倒叙的结构,而不《变形记》的这句开头,仅仅这一句已足够牛逼,之后的叙述不过展开第一句的底意而已。《变形记》的开头还有另外一个版本:当格里高·萨姆莎从烦躁不安的梦中醒来时,发现他在床上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跳蚤。这是陆增荣译本,显然不如方才的版本,当……发现……这个句式似乎透露出格里高尔的惊讶,而一天早上……这句显得自然平实,很好的隐藏了这惊讶,正好达到了陌生化的效果。

《伊利亚特》

女神啊,请歌唱佩硫斯之子阿基琉斯的

致命的愤怒,那一怒给阿开奥斯人带来

无数的苦难,把战士的许多健壮英魂

送往冥府,使他们的尸体成为野狗

和各种飞禽的肉食,从阿特柔斯之子、

人民的国王同神样的阿基琉斯最初在争吵中

分离时开始吧,就这样实现了宙斯的意愿。

到底有多少人从《伊利亚特》里汲取了营养啊,这大概永远是个谜。这个开头的牛逼之处在于荷马将根本无法拿来叙述的“宏大”用巧妙的方法娓娓道来。在读《伊利亚特》的时候,我总是想象一群人围绕着荷马用诗的方式将历史演说,就好象中国的说书人那场面,和说书场面不同的是荷马的场所是不固定的,衣衫褴褛的行吟的荷马并不将眼睛专注于他的听众(对听众的态度是他们的身份本质区别),他是个瞎子,从这角度讲,他没有眼睛也不需要眼睛。每当遇到无法叙述的情况之下,荷马就借女神之口,如第二卷,那只有画面才能传达的战争场面,荷马这样说道:

居住在奥林波斯山上的文艺女神啊

你们是天神,当时在场,知道一切

我们则是传闻,不知道;请告诉我们

谁是达那奥斯人的将领,谁是主上

至于普通兵士,我说不清,叫不出名字

即使我有十根舌头,十张嘴巴

一个不倦的声音,一颗铜心也不行

除非奥林波斯的文艺女神,提大盾的宙斯的

女儿们提醒我有多少战士来到伊利昂

现在我叙述他们的舰队司令和船只

这还仅仅是一次战斗场面,《伊利亚特》的开头所要叙述的东西要宏大的多,但就这短短开头就已将整部书的内容尽收。我感兴趣的其中一句

2009-11-10 03:58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