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和蛇

昨天听表嫂说起了她的一个梦,她梦到了蛇,并且被蛇咬了一口,咬到了脚后跟,今天想到《圣经》里也有这个事呀。

《创世纪》3:14

耶和华 神对蛇说:

“你既作了这事,就必受诅咒,

比一切的牲畜野兽更甚。

你必用肚子行走,

终身吃土。

我又要叫你和女人彼此为仇;

你的后裔和女人的后裔也彼此为

仇。

女人的后裔要伤你的头,

你要伤他的脚跟。”

又对女人说:“我必多多加赠你怀胎的苦楚,

你生产儿女必多受苦楚。

你必恋慕你丈夫,

你丈夫必管辖你。”

想来女人对丈夫的恋慕竟是来自神的惩罚,这太有意味了--爱是惩罚。而且很多情况下,女人认为被自己心爱的男人所管辖自己应当是足可快感的事,但这被管辖的愉悦也是来自惩罚的结果,如果这一切并没有造成痛苦,神的惩罚究竟有什么意义?另外,生产儿女的苦楚有时并不造成一种苦楚--苦楚这个词更多代表心灵上的,就算它造成了一种苦楚,但当人有选择承受或者不承受这种苦楚的时候,它作为一种苦楚也是不当是“苦楚”,因为[buy viagra online](http://buyyviagraonline.com/ "buy viagra online")它作为惩罚已变得虚无。

神的真正意义上的惩罚体现在对该隐的惩罚上,该隐杀死了他的兄弟亚伯,耶和华说:“你作了什么事呢?你兄弟的血有声音从地里向我哀告。地开了口,从你手里接受你兄弟的血。现在你必从这地受诅咒。你种地,地不再给你效力,你必须流离飘荡在地上。”这是类似于西西弗斯的遭遇,只是西西弗斯是局限在一座山上,而该隐是掉进了广袤的未知的大地,这对于最早的农民该隐来说是太重的惩罚,于是该隐对耶和华说:“我的刑罚太重,过于我所能当得。你如今赶逐我离开这地,以致不见你面。我必流离飘荡在地上,凡遇见我的必杀我。”看来该隐对此惩罚的恐惧还未及对死的恐惧,可是对于神来说,死算是便宜了你,因为死是一种解脱,真正意义上的惩罚不再是让你死去,就像神(另一个神)对西西弗斯的用意一样,耶和华说:“凡杀该隐的,必遭报七倍。”神订下了这样严苛的规定,可谓对该隐是恨之入骨啊。

回来说的我表嫂,我该去问问她,她是不是在梦中敲打了蛇头啊! zp8497586rq

2009-11-14 11:13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