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乡遇故知

南南总算把老板给炒了,虽然老板象征性的挽留了一下,但仍然阻挡不了南南已经跨出的脚步,但是脚步虽然跨出了,却还不知道将跨向哪里,如果说先前是一只脚踏出公司一只脚留在公司的状态,现在就处于腾空状态,人在这时候自然就要回家了。说来尴尬,南南一直在本县读书,但从初中到高中一直是住校,三三得六,加上大学四年,也就是住了十年校,今年22岁,人生的一半是在学校度过的,而那段什么都不懂的时光又怎么知道家为何物?这段日子正好在家享

2009-12-12 13:0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