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心情

按:做男人难啊,前阵子不知是妇联还是工会向女教工征文,什么美丽心情,女同志写嘛,却是我去催的,求人不如求己,我师父忙,于是乎帮我师父写了一篇。

随恶劣天气而来的是甲流--寒冷和瘟疫――这命运三姐妹中的大姐和二姐

我知道这片刻之后,我睁开的朦胧的睡眼不再被允许那惺忪的状态,它的主人要在十分钟内套上厚重的冬衣—有时候我真想穿着那些衣服睡觉为的只是不用在起床时做这些无聊的事情,这方面来讲我确是个懒女人。穿完了自己的衣服还要去帮儿子穿衣服,女人对自己总是能懒尽量懒,对男人—儿子也算是男人吧?可不行!这也绝不是自夸和自贱

对了,给儿子穿衣服之前我还必须做好早饭,这是我这一早上唯一能自我欣赏的地方--我的统筹能力,只是这种能力从不来自于学校或者社会,鲁滨逊在孤岛上不是也无师自通么?人在一个特定处境中,什么都会了,对于一个数学白痴的人,统筹学在此时轻而易举。处境在英语中叫做situation

我给儿子的衣服加了一层又一层,体积逐渐膨胀,昨天我的儿子是7岁,今天仿佛就9岁了。穿多了自然就不舒服,我不是也厌烦穿那么多衣服么?可是我不管,谁让你是我儿子呢!儿子站在床上嘟哝着,嘴巴翘的老高快都能架住碗里的汤匙,其实我很想笑,但我还是象征性的拍了儿子的屁股,恨恨的说道:“这么冷的天,不穿那么多衣服行么,又把嘴翘起来,想你老子的巴掌了!?”我知道儿子在想什么,但我可不在意,只是小祖宗你快把鞋子穿了,早餐在锅里已嘟嘟作响,扔下儿子就往厨房跑。其实宿舍就两间房,一间卧室一间厨房,哪里用得着跑呢

锅盖在跳上跳下,我想如果每天早上不是这般忙碌的话,我早就发现了蒸汽机的秘密了

儿子拖着运动鞋出来,我也准备去把婆婆叫起来。奇怪,婆婆今天怎么还没起床?我马上让儿子赶紧吃饭,是的,我知道吃饭应当细嚼慢咽,我都知道

当我打开婆婆的寝室,婆婆还在床上,准是身体[how long does it take to get a divorce](http://howgetdivorce.com/ "how long does it take to get a divorce")不舒服了,婆婆一把年纪现在倒像个小孩,还是一个世故的小孩,她不愿意麻烦别人,哪怕是自己的亲人,可是我是她的媳妇她儿子的妻子,我从不埋怨她体弱病多,我埋怨的是她的“累赘妄想症”,假如有个万一,我如何面对自己如何面对在军营的丈夫呢?可是我又不能像对儿子那样意形于色,恐怕这将加剧婆婆的“累赘妄想症”了

从客观上讲,早上我又多了一件事,让我来厘一厘吧:送儿子上学,送婆婆上医院,早自习,上课,写稿

事情是一股脑儿来的,却总要一条一条做的

乒令乓啷一阵后,终于可以出门了,埋头走下楼,左老右小,行路匆匆

可是万没有想到,一踏出公寓楼的时候,一下子和这七点钟的阳光抱了个满怀,阳光就有这种效果,它和月亮不一样,月亮需要常年累月才能照透一堵墙,而阳光只需一下子便照透那厚如城墙的衣服,将你的心窝照亮,照暖

为什么我现在才发现这暖如春日的阳光呢?为什么我凭空就认为今天就一如昨天,而忘了“明天又是新的一天”这一句箴言?在半钟头前,我竟都将这美好的东西置之身外,甚至不曾意识到它的存在,因为这样,我竟错过了美好的曙光—它本该和我初次睁眼相会

寒冷有什么好怕的,我早忘了小时父亲对我说冷的时候更要挺直腰板,才不会感到更冷。甲流有什么好怕的,七年前电视上的广告不是说“灾难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人的恐慌。”?儿子有什么好烦的,想想替他穿衣服的日子还剩下几天呢?等到他再不需我替他穿衣服替他洗澡,我会是多少欣慰和失落呢?也不要埋怨婆婆了,也有一天我应会像她一样。也不用后悔不曾见到那早晨的曙光了,“如果你因错过太阳而流泪,那麼你也将错过群星”不是么

光儿柔和的像一阵温柔的风铃声,也像很久以前或者不久之后的春天的微风一样,拂在我的面庞,此时,陌生人和绿叶一样美丽(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心情和阳光一样美丽。我和太阳相视而笑,是许久不见的旧相识,只是我依然要行路匆匆,左老右小。 zp8497586rq

2009-12-16 10:1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