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是搬服务器,人家是因为服务器受不了他流量太大搬的,我却是因为被服务商敲诈搬的。

但不管怎样搬,总比在国内受气好,我知道的一些cn个人博客一夜之间纷纷落马,无辜与无奈实在不能与外人道啊,后来又听说要放宽域名申请,我认为这个言论比之前的行为更恶劣,之前之所以要封就封,是把老百姓当良民了,现在又说这种话不是把我们当白痴了?你以为我真信春哥啊?

今天听说塞林格死了,这么大的事居然是我不小心在网易的角落看到的,实在是个不大不小的杯具。

塞林格一辈子就写了《麦田守望者》这一部长篇小说,记得我当年是连续几天中午坐在新华书店把它看完的,当时看不大懂,

2010-01-29 08:3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