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

我早就知道故乡不是一个地方,而是一个人–或者一些人。
五年前我背上一把吉他去了重庆,我看到未曾看到过的城市风景,一阵阵风不是从海上吹来,而是长江和嘉陵江,夹杂着一些雾气。
高楼耸立在一座座山上,像一把把截断了的木梳,每一根细小的木头翘首远望,是一个孤独的守望者,当我站在山脚下时,孤独总是这样涌上心头。
我背着一把吉他,很想对送别我的哥哥说:我们都要好好的。可是我没说。我有一把孤独的吉他。
最后我来到一片荒野,说实在的,我多喜欢那片荒野,麦子和野花开在一沟一壑间,充满了生机和希望,但当我走的时候它们都不在了,被所有矫情的花木取代,我曾经咒诅。
每年

点赞
  1. 小松说道:

    如果没有“弹着我的孤独的吉他”这几个字,不会让我想起袁月。
    所以没有“弹着我的孤独的吉他”这几个字,定将会是篇好文章。

    1. aoyu说道:

      悲。。你的提起让我想起来袁岳

  2. marmot说道:

    你的同乡安妮宝贝说,故乡是一个人再也回不去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