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端起一杯苦酒,对生活说:“不够”

终于把《吉他大师2004伦敦演唱会》下完了,7.9个g整整下了四个月,四个月的时间能发生多少事啊?四个月的时间能发生所有事,有的事发生了就已经结束,有的事发生了要在许久许久的将来才能将结果展现在人的面前。
我突然有一种想把这演唱会删掉的冲动,亲手要将自己苦等的东西毁掉,这真是姐姐所说的神经病。
昨天从宁波回来,一路上黄沙漫天,我一度以为是自己的眼睛花了,这黄沙都吹到了这里,北方的沙尘暴究竟是怎样呢?今天骑着小电驴在海边开,海上也是黄沙漫天,我才确定昨

天不是眼花,这也算是奇景了。东边海平面上升,西边沙漠化迫近,人啊,你是要把自己夹死么?
中国的西南在干旱,防旱办拨了一亿甚至不够人大吃顿国宴,人心如大地龟裂。
北方的沙尘暴或许也不是最可怕的,更可怕的是疫苗致孩子残死,更更可怕的是为了孩子讨公道的父母受到生命威胁……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前年的春节傅国涌老师对我说,我们的使命比整个帝国还重。现在我只觉得呐喊无力,彷徨无路。
我最近睡的很晚,醒的很早。
我的梦想是开一家书店,这家书店不卖书。

zp8497586rq
点赞
  1. marmot说道:

    我的梦想是去一家书店看书,使劲看,不给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