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博

今天开始,决定每日一博,冉老师说过日拱一卒不期速成,不过我还没有冉老师那么多“牢骚”,但实在感于教书实在是太磨人了,不记下点什么,未来有一天我总会怀疑自己:你丫真的活过了么?

今天一博的主题是想念我家小松。

前天晚上,木匠本科学士小松call我,我正和姑娘聊天完了睡觉,迷迷糊糊老觉得有什么在震动,不会是地震了吧还是我梦见地震了,接着又来了音乐“可惜不是你”,我才知道不是地球在振动而是我的手机在振动,我敢打赌,自从大学毕业,再没有人在十二点钟给我打过电话了,可见我毕业从良了之后认识的也都是良民啊。

不是我家小松是谁?可是等我接起电话的时候,因为已经响太久,那边已经挂了。

接着来了一条短信:史啊(请叫我全名)!我在机场,给你打电话没通。我马上走了,你好好的哈。不用回了,我以后不用这个了。

我看了马上就醒了,怎么?小松真的要去祸害波兰人民了?波兰人民苦了几千年,才安逸了几十年,难道又要迎来一个世纪魔头?

于是我立刻回电话,小松把短信用口语又说了一边,我是狗改不了吃屎,我知道和小松一起培训的还有几个美女,我旁敲恻隐假惺惺地问小松:你一个人么?小松说还有几个女的……我妒火中烧对小松说,告诉她们,我爱她们。于是小松在北京机场大声喊道,电话里说他爱你们。我乐呵呵的挂了电话。

我回了一条短信:我是中国诗人,是稻谷的儿子,茶花的女儿,也是欧罗巴诗人,儿子叫意大利,女儿叫波兰。

请记得在春天,替我去看肖邦。小松。

2010-04-08 16:1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