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公和阿八

前天看了《忠犬八公的故事》,昨天把又把它的原版《阿八的故事》翻出来,也看了一遍。

我错了,我应该先看《阿八的故事》,看完忠犬八公再看阿八,总是在挑毛病,这里不好,那里不好。

其实两部都是不错的宠物片(说阿八是宠物是有点不准确的)。

不过个人比较喜欢忠犬八公这部美国版,重点放的恰当,配乐贯穿始终--配乐总是催泪催化剂。

看完电影,我又想起我阿婆家的狗。

阿婆家常养狗,自我长这么大来,大概养了不下七八条了,在我手中养大的也有三条左右了吧,记得很小的时候阿婆家同时养了狗和猫,我不大喜欢猫,猫不近人,从来都是吃饭时出现一下,随即就不知所踪,而狗却不一样,狗很粘人,无论去哪里它都跟着,时间长了,它就喜欢走在你前面为你导路,假如前面的路不好,它就会站住回头望着你,有点含情脉脉的意思

mor

狗会保护主人,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以前堂姐外婆家养了一只狗,堂姐那时是常在外婆家吃饭,然后晚上回家的,回家则要传过一条条小弄堂,而这条狗每晚都护送堂姐回家,直到死掉--它是被毒死的,乡下的土狗大概都逃不了被毒死或者被车轧死的命运,堂姐那时哭的就像个小泪人,她家从此也再不养狗了,而且堂姐也不再对一些东西付出太多真情了。

因为阿婆家临近马路,她家的狗则常常被车轧死,当然毒死的也有。记得在我曾经在阿婆家养大的一条黑狗--十多年前的事了--那时我刚学了几个英文单词,我把它叫jack,我跟它感情最深,它也是,不知有多少个在乡下渡过的无聊的假日,都是我和它一起度过的,在院子里慵懒的晒太阳、在河边无所事事的闲步、大枣树下乘凉,我上面所说的会导路探路的狗就是它,每次我离开阿婆家回家时,它总会送我上车,然后在马路边站着直到我望不见它,我不知道它还站着没有,也不知道在我不在的日子里它也是不是会常去大路上凝望--

“你就忘掉痛苦不安吧,

不要为我深深地忧伤。

切莫穿着破旧的短袄,

常到大路上翘首远望。”

或许叶塞宁的这一首诗用在这里并不合适。

最终这条黑狗死于车祸,可是,我并没有太伤心,更别说流泪,至多有些伤感,现在想起仍然,但是我可以肯定那条黑狗是我最爱之物之一,可能也正是因此,我只是把它当做一个独立于我存在的物体,而我对于它呢?我不知道。

和我不同的是我的阿婆,我说过乡下的狗常常不是被毒死就是被汽车轧死,我想这对于阿婆来说也是司空见惯的,一个人对于一些司空见惯的事件有时会熟视无睹这似乎是可以判定的事情。而在前年,那只黄狗的车祸,竟让阿婆重病了一场,当时我们都认为阿婆是老了,体态龙钟,步履蹒跚,脸色比以前差了很多,可以说有些黑了,但这竟是因为一只狗的死引起的,让大家匪夷所思了一把。

那只黄狗我也只有两面之缘,我不知道,黄狗对阿婆有多少得忠诚和依赖,阿婆和黄狗之间互相意味着什么。我想,大概那只黄狗就是阿婆的八公吧。

教授死了,有八公来证明他们之间的爱。

黄狗死了,有阿婆来证明他们之间的爱。

而对于我一手养大的那条黑狗,我总是感到愧疚,我或许应该学会爱了,同时在爱的丧失后,能不变的那么虚无,永远拥有爱的能力。

2010-04-18 16:23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