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不见,青海头

地震不是致命毒药,很多情况下,它不是让一个人迅速的死去,地震的可怖之处也正在此。

有时,我总是在联想两年前五月十二日发生的地震,救援的人在十三日凌晨还没有到达,而十二日晚上的被烟雨笼罩的川东是怎样的一片哀号遍野!我只能用杜甫的一句诗:君不见,青海头,古来白骨无人收,天阴雨湿声啾啾。

这两年里,每当想到我在那个夜晚正和朋友在重庆的烧烤摊上喝着小酒--那晚的烧烤摊生意格外好--谈天说地,就格外的惭愧,甚至“恶心”。

奥斯威辛之后写诗是可耻的。

最近总有人问我关于生和死的问题,昨夜有人问我,2012会不会真的来临。

我说,来和不来对你有什么影响。

她说,如果来,我应当珍惜时间,如果不来,那我还可以浑浑噩噩。

唉,其实2012早在你心里,它的来不来根本无关要紧,你已经是你自己的2012了。

从程度上说,明天死和五十年后死没有任何区别。如果你要让它有所区别,想让生命呈现它本来的面貌,那么你就当从现在做起,而不是在忧伤,尤其是在别人受着痛苦的时候,这是一种羞耻!

在我第二次看《活着》的时候,我牢牢的记住了余华的那句话,并越来越觉得他是对的:活着的意义就是活着本身,而不是其他

2010-04-20 06:0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