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

在看溥仪的自传,溥仪的文字冲淡平实,看来颇不费力,全无故弄玄虚,也无满腹牢骚,想溥仪后来写自传的时候确实已是心如止水了,一生都是傀儡,想不心如死灰怕也难了。

看到溥仪提到梁漱溟的父亲梁济的一段文字:

“著名的绰号梁疯子的梁巨川,不惜投到北京积水潭的水坑里,用一条性命和泡过水的“遗折”,换来一个贞端的谥法。后来深受要谥法的太多了,未免有损小朝廷的尊严,所以规定三品京堂一下的不予赐谥,以为限制。”

梁济泉下有知,抑或梁氏后人见了这一段话,不知是什么感觉,我想大概就跟吃了苍蝇屎一般吧。

同样命运的还有胡适,溥仪回忆时,说:

“类似的举动(如讨谥号)也发生在当时一位所谓新文士、洋博士的身上。我十五岁时由于听庄士敦师傅的介绍,知道了有位提倡白话文的胡适博士……我因此动了瞧一瞧这个新人物的念头。老实说,这和我挨个儿传见太医时的心理一样,不过是好奇而已。有一天,在我这好奇心发作之下,打了个电话给他,没想到一叫他就来了。……我从胡适给庄士敦写的一封信上发现,原来洋博士也有那种遗老似的心理……”

胡适的父亲是胡铁花,也算清朝的封疆之吏,胡适有遗老的心理,或者确有其事,但溥仪的行文中到真有瞧不上的意思,殊不知胡博士来看十五岁的宣统皇帝,也不过是来看一件古董罢了,这我也是从溥仪是举例的那封信当中看出的。但胡适没吃羊肉倒惹来一身甚至是一生膻味,不可谓不值当呢,不管溥仪的自传是在什么环境下写的。

后来由于冯玉祥将溥仪赶出了宫,胡适还为维护溥仪和新人士大吵了一架,不知皇帝知不知道这件事。

2010-04-26 06:4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