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分子的背叛

知识分子是什么?我常常用知识分子是巫师来回答。

在原始社会,一个部落往往拥有两个首领,军事首领同时兼任行政首领,负责处理部落日常事务和战争,其次就是巫师,由于原始社会的认识限制,在一定情况下巫师拥有比军事首领更强大的力量,因为巫师负责的是代替整个部落和未知力量进行沟通,而原始人民相信一种一定存在一种未知力量主宰他们的生活以及战争,军事首领所执行的正是那未知力量所授予的指令,解读这种指令通常是由巫师来进行的--一种强大的解释权,可以说,巫师是最早专门从事“脑力劳动”的人,所以,知识分子如果要像木匠那样一定要寻找一个自己的祖师爷,无疑就是巫师萨满。

但是担任这种脑力劳动的巫师萨满却常常伴随着危险,因为一旦天降大灾抑或部落战败,那巫师随时有可能被部落烧死来送他去和未知力量直接沟通,从这个程度来讲,巫师所享有的荣光和他要担负的责任是成正比的,否则就将要被烧死。

可以说巫师身上有着一种天然的责任,因为履行责任,他也天然拥有一种荣光。这种传统后来被知识分子所传承,但是并不是所有知识分子都如此,很多的知识分子,他们享受着知识分子的荣光,却逃避了他们的责任---不管这种逃避是主观抑或非主观的,毕竟他们不用像被巫师那样被烧死----这应当就是班达所说的“知识分子的背叛”。

最近在读谢泳的《西南联大与中国现代知识分子》,第十一节:西南联大知识分子的时代困惑。

这一节当中说了一个很多人都感到疑惑的问题,七十年代初,一批早年在西南联大毕业后留美或者留欧的世界著名华人知识分子受邀访国,在访问后写的游记中无一不表达了对共党统治下的中国的称赞之情,可以肯定的是那称赞之情是极富真诚的,这正是让人感到困惑的,历史证明,那正是中国最糟糕的年代,甚至比抗战也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果要说共党对他们进行了统战工作,一方面没有这方面的资料,另一方面,聪明睿智如他们不可能看不出那些作假的把戏,到底是什么样猪油蒙住了他们的眼睛,实在是不得而知。

谢泳在书中给出了他的答案,他认为:家国情感超越事实判断,统一意念妨碍知识分析,信息阻塞导致背离常识,轻信国家强大产生民族幻想。这绝不是个例,而是西南联大知识分子当时的基本思想状况---又何止是西南联大群体呢?有这样先入为主的观念,他们对事实的判断,“可能会不如一个家庭妇女”。

这就是我上面所说的,不自觉的逃避责任,因为他们的逃避责任,使得在国内呐喊的人们在世界上更加孤立,这真是可耻!

中国还有没有不受家国观念影响的知识分子?现在我只看到徐志摩是这样的,此外仿佛没有一人。

2010-05-04 16:0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