锄奸大队

高中的时候很不幸,因为学校比较精致,情侣们活动的场所一般都在操场,那时候操场还比较原始,坑坑洼洼,又有不少大树遮蔽,那些大树有一个统一的名字叫做情人树,和我在读大学时那个坡叫做情人坡有异曲同工之妙,不同的地方在于,每颗大树几乎都有固定的主人,就跟考研教室似的。

但是大树总是有限的,而情人不论增加,却说排列组合,那简直是无极限的,所以大树外总有很多孤魂野鬼游荡,觊觎着每一颗大树,希望也能像占有那些大树的同志们,有一天也能在大树上扭成一团。

除了操场,也有人被逼到后山去的,因为后山没有围栏所以去后山比较方便,记得有一次大雪天,有些同学去后山玩雪,就碰到那么一对正在那里亲亲我我,真是恋爱如斯夫,不舍昼夜。大雪天的,也难为你们了。

后来读大学,这种事也就见怪不怪了,虽说不怪,但是我们也仍然保有一颗赤子之心,除非自己参与其中,平日里仍然喜欢到处“锄奸”,凡事学校里能干出龌龊事的地方,我们都要进行地毯式搜查,美其名曰为卖蚊香帐篷做市场调查。记得有一次广播站的小鲜在做节目,节目里提到某大学在学校里装了摄像头,而某情侣竟在自习教室中不幸中招,等到他们完事儿,保安也就进来了(保安之前在干吗呢),小鲜说了一句至今让我喷饭的话:幸亏我们学校没有装!!!

这种爱好一直延续到大学毕业,也非常不幸的是碰到了涛哥那么无聊的人,夏天晚上,经常吃完西瓜,就去野外做市场调查,其实我们几乎是边走边扯淡边打望,商谈生意大计,从来没锄过奸,倒是不同路的小田同志能把学校里爱好野战的同志说的头头是道,平时路上碰见就招呼我们在后面戳他们的脊梁骨。

现在就根本没有锄奸的欲望了,更喜欢遛鸟搓麻将扯白淡,吾老矣。

2010-05-25 16:3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