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这里还有雨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还不曾想达到这个境界,连这个想法也没有,最多也就努力一把“勿使惹尘埃”了,可虽说努力却不曾努力,俗人市侩,心里的尘埃没有一尺也有七寸。

所以最喜欢的是下雨天,仿佛这雨就能帮我洗尽尘埃。

我不怕出行不方便,也不怕空气潮湿,更不觉得打雨伞是件麻烦事儿--相反这可是一件极有情调的事,听说过一位朋友总是喜欢打着伞在下雨天狂奔,据说能诗兴大发,也听说一个朋友喜欢不打伞在雨里驻足,任凭雨滴打在身上,眼泪也啪嗒啪嗒和着雨水往下滴答,只是分不清是水是泪。

我没有他们那样罗曼蒂克的嗜好,我只是喜欢看雨,喜欢听雨,喜欢想雨。

喜欢看雨,看雨像珍珠帘子从高空垂下,顺着雨帘往上,想象一个上帝视角,坐过飞机,但飞机所飞之处皆是阳光普照,哪怕云层之下下着瓢泼大雨,这上帝视角怕是凡人看不见的,所以我们只能拥有凡人视角,但即使是这样,那也让我们看之不厌了,雨打荷花,荷萍下的小鱼将嘴冒出来好像是来吃雨,雨打着路边的野花,那野花开的越发清新,雨打在娇柔的树花上,将平时浓郁的气息冲淡,蔓延在雨帘之间。

喜欢听雨,我现在便在听雨,那冷雨细细簌簌,是比一切人为的音乐更加动听的天籁,其中有潺潺的泉水声,有沐浴在雨水中鸟鸣声,有静谧无边的无声,这大自然的交响乐是最好的催眠曲,如果竟有人被这样的雨在午夜梦回,那么那肯定是极不幸福充满了忧愁的人。

我更喜欢想雨,我想那个在青瓦下搬着小凳子看着潺潺雨帘的孩童,他迷惘的眼神到底在看什么,他的未来将是怎样的迷途,我不禁为他忧心,我想那个躺在麦田的宿舍里的单人床的年轻人,他沉睡了双眼,但两只耳朵大大张开,不知道他是否听到了那午夜的雨,它专为你而下,将你的心灵洗涤,却只在夜晚,我在想有一个苍老的老人,可能是不存在的老人,他坐在谁家的屋檐下,眯着双眼,一会儿又睁开,眼神迷离,已经没有未来又看不见以往,只有一双藤椅伴着他。我想雨下在海上,下在森林,下在广袤无边的平原,下在我所有惦念的人的心上,这想念你们的人正是这雨里最纯净的人。[order cheap cialis online](http://buy-chep-cialiss-online.com/ "order cheap cialis online") zp8497586rq

2010-05-28 12:06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