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

昨晚小聚,南南带来了一个新哥们,是他的大学同学,大连人,果然是很大的,估摸有一百八十斤吧,体型大腔调却很细腻,这一下让我想到同是大连人的小初和小松,当时我想给他们打电话,确认一下是不是真的很像,可是一想他们一个在美国一个在波兰,不说是国际长途,连个号码都没有。

最近即使是休息我也常待在学校,老妈都怀疑我谈恋爱了,我没有谈恋爱,我只是在宿舍里觉得清净,高三散伙了,校园萧条了很多,工人在忙着装摄像头,保安悠闲的在教学楼间溜达着,校门口的那个池塘里的鱼也好像越来越多似的,一到下雨天就冒出头来吃雨,下午的柳树无精打采相对而眠了。

大前天我破天荒去拔火罐了,算做了个教训,到今天还浑身不舒服,甚至拔完当晚睡觉时出现了幻觉,挺奇妙的。

又在前一天我听说安康得病了,这几天都沉浸在这个事情中,每次听到校门口零零散散的花枝招展的姑娘和小伙们的笑声,就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儿……[growing grapes](Grow-grape.com "growing grapes") zp8497586rq

2010-06-14 09:4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