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香港十三年

九七年我十岁,看见电视上倒霉的查尔斯王子的老脸像落下的米字旗一样难堪,香港人心里矛盾而复杂,历史伤口要愈合,卑微的大国心态得以抚慰,可是未来--未来这个字眼让人感到无限迷惘,对于这种迷惘又使得港人产生对过去秩序的依恋,好吧五十年不变,可是又不能不变,不是要普选么?我们民族的造词智慧在此时运用的恰如其分,“稳中求变“。

随后的金融风暴和今天的香港局面究竟有着多大的联系,真是难以说清,未来究竟要往何处走,十三年前的问题到今天仍然是问题,但好在港人不变,维持现状总还可以,可是”政治犯“们从今往后要往哪里逃呢?

2010-07-01 16:44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