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我把钥匙丢了

明天就是六四第二十三个年头了,从知道有六四这件事开始,每年到这个日子,心情都会沉重一下。

不过今天我却不说六四了,来说说别的。

今年和往年不一样。

如果说05年我考大学也算得上是一种未知数的话,那么那时的我也只是一个处在混沌状态中的年轻人,虽然我去了重庆是那么的偶然,但是我假如是去的另一个城市,那又能怎样呢?我想那种混沌和不负责的状态是改变不了的。所幸的是,即使在那种状态下,我还是看了一些书,那些看起来似乎无用的书,现在看来是那么的至关重要,就像乔布斯说的,你的那些看起来毫无关联和毫无意义的过去迟早会在将来连成一串的。这句话竟毫不犹豫地在今年的考研中应验了,我深深的感谢那些书籍。

09年我工作了,在这个学校当了一个高中语文老师,那时我想,如果不出意外,我是不是会做一辈子老师呢?这个可能性极大。有时候,有人让我去考公或者做别的什么,但是我总是回答,我实在舍不得学校里的寒暑假呀,即使是被压榨了一半的寒暑假!我用两个夏天去了庐山、重庆、成都、西安、安康,在那些路途上我认识了一些人,有些人已经全然忘却了,有些人则永挂心头成为了朋友,我想我是舍不得寒暑假的。那么这两年的状态和从前的混沌有什么不同么?也许并没有什么不同吧,就如同我考大学一般,这工作得来的让我觉得过于轻松,再有做好了待学校里一辈子的心理准备,我还要去追求什么?刚开始上班的时候每天晚上十点半就必然上床准备睡觉了,早上六点半起床,睡的正好连午觉都不用,并不像如今十二点钟睡觉是常态,早上起来严重感到幸福感缺失呢。每个月花一两百块买书,上一次宁波搓麻将看电影,喝酒唱歌,有这样的生活,还用追求什么?!

但是到了10年,特别是到了11年下半年,生活完全变了, 为了建筑在如流沙般地基上梦想的生活,为了得到爱情–其实我想用一些譬如玫瑰色或者酒色那样词语,我忙碌的不可开交,有些东西终于必须要我自己去拿了,好比是果实,我只能自己去摘,太高了?那就踮一踮脚。11年的八月底,我在石浦海风广场下定决心要考研,我似乎看到了我必将离开这个地方的命运,是的,为了得到爱情,奋力一搏是在所不惜的,可是过去被动地二十年是一个包袱,我不自信,我没有阿土说的你想考上你就能考上的那种自信,即使到了考完那天,我精疲力尽地觉得也许再考一年能上的。但是最后我考上了。就如同亚当夏娃吃了智慧果一样,25岁,我终于晚慧了?这究竟是幸运还是不幸,因为我看到好多人他们都还在朦胧的行走中,醉步蹒跚,我要和他们有什么不一样么?没有人能够再帮助我了,我离开一片俯拾可得粮食的田地,同时拒绝了另外一片田地,却是为了去摘到一个果实,可是实在不顶饥的,我要去再摘一个,我只能靠自己,但是我又是那么的兴奋,也许,我拥有了许多种可能性,我将命运和这些可能性捆绑在一起,要么石沉大海要么翱翔苍穹,同时还拥有爱情,浪漫而惊险,这难道不值得我兴奋和幸福么?

可是,我的钥匙丢了。妈妈。

这个博客我也许不再写了,我会写在别的什么地方,更忠实于自己的内心。好吧,虽然没有人看你,但是依然要做出和你分手的样子,像男子汉一样。

zp8497586rq
点赞
  1. 沉默的麦子说道:

    这样的日子不写点什么怎么可能是你呢。
    本来是挺现实的事情,一定要写得这么文艺吗?
    还是说,其实是我臆想中的文艺?哈哈。
    我想,每个人都是一样的,既自负又自卑。

    可能性,是的,我是为了生活的更多可能性而做出的选择。
    可是现在我不知道我离我所说的可能性有多远。
    我并没有想象中摘到果子后的那种开心。
    可是如果说一点都不开心满足,似乎又有点欠。

    我的确是可以走更多的路,看到更多的风景,遇到更多的人。
    然而我在喧闹的都市里怀念我的麦田,在空洞的繁华背后怀念漫天繁星。
    谁也不知道更好是怎样的状态。
    但是一切的经历与努力都是值得的。

    所以,露西小姐是幸福的。
    你也是。

    如果一定要为自己的每个选择找一个理由或者借口的话。
    爱情一定是最美丽的一个。

    啊,每次我想要歇歇的时候,我总是会告别,严肃庄重,像男子汉一样。
    可是我想,也许真正的告别并不是这样的。
    如果是我,我会说走就走,不回头。
    哈哈哈,请叫我浪子。

    最后吐个槽好了。
    我一直痛恨没办法分清的地得的人。
    不过鉴于国人国文水准日下,我也就忍了。
    于是你每次把的字用错我都大度地熟视无睹。
    可是这回你居然把地字也用错,真是让我想骂人啊。
    果然赶紧脱下淫民教师的外衣是正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