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件小事

人的一生,总能见到一场场由金钱引起的悲剧。并因此而渐渐觉得这类事实在是太过于司空见惯,以至于近乎感到麻木--似乎是可以原谅的。

我是名牌大学会计专业毕业,屈居银行做柜员已经五个月,眼见同学们飞黄腾达,自己怀才不遇,常常有愤懑的心情,但是于这五月中又几见上述一些悲剧,后来又常常想起或延伸悲剧中的悲景,慨叹自己伤春悲秋的情怀实在太过于微不足道了。

我记得一个下午,我正将一位难缠的客人送走,还没让我休息一会,有一对男女--大概四五十岁的样子---匆匆赶到我们银行,那女的在我的柜台前坐下,男的则站在身边,两人表情有所不同,女的有些焦躁不安,而男的略显得气急败坏。

“能不能帮我把我女儿的信用卡销户销掉啊?”还没等我问,那女的就先说话了。

原来是一对父母替女儿来销卡的,大抵不过是女儿花钱过于奢侈,父母实在不堪忍受还账之苦,又不能说服女儿,只能釜底抽薪的事吧。

但是根据银行规定,销户必须本人办理,一方面为了客户账户安全,另一方面也是以免给银行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于是我将银行的规定条例告知那位母亲,那母亲显然没有耐心听我背课文,她看了看她的丈夫,又转过来,以近乎央求的语气说:“我女儿实在是太会花钱,不给她钱了,她却办了好多张信用卡……每张都刷爆掉了……真是个讨债囡啊……求求你们银行通融一下,我们毕竟是她的……”说着说着她竟然哭了,她身边的丈夫显然对这种不愿意面对的场面有些手足无措,只是转过脸去却不住的点头。

我似乎也和那位丈夫一样不愿意面对这种场景,我突然觉得前一位客户也不是特别难缠。想想这柜员生涯没有最难缠只有更难缠,有些客户并不是不知道规定条例,但往往希冀这些规矩条例能给自己网开一面,因为自己的情况是特别的,自己的请求是富于外乎于法律的人情的。

我说不能为这件事做主,于是将这事告知了经理。

经理过来听了那位母亲于刚才一模一样的诉求,权衡再三,竟决定于身份确认后准许办理此业务。这实在让我大跌眼镜,这明显违反规定的业务岂能办理?出了事,经理能担得起这个责任么?我心里正是这么想着。

可是既然经理许可,我又何必做这个坏人呢?责任落在谁身上也与我无干。就这么办吧。

办这个业务倒也不慢,只要确认身份,没一会功夫就做好了。那对父母对我和经理满声感谢,尤其是那母亲说:“我走了好几家银行,只有你们银行给我办这个业务,实在太感谢了。”听完这话,经理却是愁容满面地送走客人。

这下好了,我想,这个行业规矩让我们经理给败了,别的银行如果知道了,得多被动?!

果不其然,那对父母的女儿在第二天下午来银行颇为凶悍地闹腾了两个小时,并且向分行投诉了经理。

星期一的晨会,经理被全行通报了。

也就是那件事过后的第三天,我已经连续坐班八天了,客人来的时候我办业务,客人走的时候我扳着手指头算休息的日子,事到如今,我早就没有类似做一休二的幻想了,只希望能有一个正常的周末,允许我看一场电影吃一顿正常人的晚餐。听说有新的电影上映了,不知道市区的路我还认不认识……

[payday advance lenders](http://paydayaadvances.com/ "payday advance lenders")

正当我想入非非,一个老头子在我的柜台前坐下了。

我问他:“您需要办什么业务?”

虽然我到银行仅仅只有五个月,但是我自信自己的眼光,无论客人怎样的穿着打扮,言谈举止,我都能透视他们真正的“身份”,有的衣着光鲜,不过草包一个,有的财有百万,却惶惶不可终日,有的不名一文,但心胸广阔----这既是所谓众生相吧。

但我不能看清这个老头子,因为他始终有意回避你的目光。

他说:“嗯,这个”

他顿了一下,似乎有些难为情:“能帮我把我的儿子的信用卡取消掉么?”

这两天怎么尽是这种事呢?得了,我知道这事儿我最后还得交给经理处理的,但是我还是按例告诉他银行的规定。

“按照银行规定,信用卡必须由本人来撤销,其他人不能代理撤销。”我说。

“能不能帮帮忙,通融一下”他以恳求的语气说。

“你能否让你儿子本人来呢?”我问道。

“他来不了”

于是我们俩都沉默了三秒钟。我决定现在就叫经理过来。

经理以她惯常的慢跑过来了,我告诉她又是和上次一样的事,经理听完后,对那位老头子说:“不行的,这个业务必须由您儿子亲自来办理”准备转身就走了。

于是我准备要起身送客,那老头子同时也站起来了,以一种我现在也无法忘怀和无法说清的眼神盯着我,并且低沉着,似乎努力要压低控制已然嘶哑的声音,似乎要要冲破某种网罗,说到:“我儿子坐牢了!”

我有些震惊了,觉察到经理也在我身后停住了。

“我儿子坐牢了”他重复说道,“我已经帮他还了五万块的债了,这个信用卡我还了两万,他有一张副卡,给别人了,现在还在用,还完这五千块,我真的是没有钱了。”

他说完后,重重地坐下了。我也跟随着坐下,但是我更加无法处理这种情况了。难道我要去安慰一个绝望的老人么?还是让我跟他说我们按照规章办事呢?

我转头求助经理,经理斜身趴在我桌边,对客户说:“如果你能拿到你儿子的坐牢证明,我们是可以办理的。”

我看到这事还有一线希望,心里稍微明朗了一些,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人不想帮这位老人的吧?!

但是他却摇摇头说:“我见不到我儿子,他们不让我看他,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我儿子了。”

经理说:“对不起,我们按照规章办事。”

说罢,经理把我提起来送客,那老人继续摇晃着他已然有着花白头发的脑袋,缓缓站起身,有些蹒跚地走向大门。当我转过头看经理的时候,她早已不在我身后了。

那一天下午,自老人走后,竟然就没有一个业务办了,我只是呆呆地坐在自己的位子上直到下班。 zp8497586rq

2012-08-30 07:477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