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里的盐

整整一年时间,虽然来这个博客的次数真的屈指可数,但是我确实还没有忘记这里。 这一年时间是我人生最漫长的一年,它使我这一整年来没有时光倏忽而过的感受,而是作为旁观者看着它缓缓流去,仿佛在认真地观察着一个将死之人要流尽最后一…

关于译事

只有在中国,或者说的再大一点—东亚文化圈,翻译才会成为那么重要的工作,而从事翻译的人竟能成一家,所谓翻译家。 能凭己手在大师的文字上有生杀予夺的权力,这是任谁都会手痒的事情,所以翻译行业参差不齐,好的译文能锦…

被围困的城邑

在无征兆的夜晚,黑色的大风从大地深处吹起,星星被吹散,路上的灵魂和他们的影子都被吹斜吹歪,不肯安睡的人最寂寞,甚至今夜,没有游魂陪伴。 十天前是阿川的一周年祭日。 有时候我想一些祥林嫂想的问题,这个世上到底有没有魂灵?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