锄奸大队

高中的时候很不幸,因为学校比较精致,情侣们活动的场所一般都在操场,那时候操场还比较原始,坑坑洼洼,又有不少大树遮蔽,那些大树有一个统一的名字叫做情人树,和我在读大学时那个坡叫做情人坡有异曲同工之妙,不同的地方在于,每颗大…

北碚

听小白说,西师的一教楼开始新建了,于是庆幸在我离开重庆之前,还拍了最后一张。这个塑像就是吴宓,吴宓对面还有一个塑像,是鲁迅,我没有把鲁迅一起拍进去,当我看到他们俩大眼瞪小眼的时候,感觉挺滑稽的,除了打笔仗,鲁迅和吴宓几时…